劝你别看了

【令后】<现代AU>Dream or Reality Ch.2 奖励

Ch2

.

.

“璎珞。”

 

魏璎珞的这一回头,花了整整五秒。这五秒内,她大脑飞速运转该如何措辞问富主任怎么知道她的名字显得得体又不刻意。

还没等她开口,就听见富容音说:“你把这个忘了。”

“嗯?”

富容音晃了晃拿在手里的一张工牌,吊绳簌簌作响。

 

“啊…” 魏璎珞一脸恍然大悟,工牌是刚刚洗脸时摘下自己放在洗手台上的。

“第一天有点紧张吧。”富容音眉眼弯弯,声音温柔。“当了医生可不能这么粗心哦。”

不知为何,听着她平稳的嗓音,魏璎珞心里那些莫名其妙的慌乱减了大半,对上她的眼睛。

明玉没说错,富主任真的很好看,一双含着笑意的眼睛在苍白的医院灯下都暖意融融。她好看得让魏璎珞觉得医生有这样的脸都有些过了分。

 

富容音噙着笑轻轻偏了偏头,过肩的长发随着动作拂在她白皙的脸上。

魏璎珞接过她递来的工卡,“嗯,有点紧张。”

其实她一点不紧张。

 

“不用紧张。”富容音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臂。“一起加油。”

走过她身侧时,魏璎珞闻到一股淡淡的茉莉香气。

 

是什么呢,这个莫名熟悉的感觉。 

 

--------- 

 

急诊科容不得她胡思乱想,很快她就和明玉还有所有住院医师站在分诊台前听从指挥了。讲话的是副主任高宁馨。

 

“废话刚才大会上讲的够多了。”一句话就噎的一群新人大气不出。魏璎珞看到富容音只是站在一旁,轻轻的笑了笑。

 

高宁馨声调高昂又尖细,“你们不要把急诊看做是医院生物链底层,住院医师不得不来的地方。必须投入你们百分之百的智力和心力。你们是住院医,需要你们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接下去各位住院医的36个月,一刻都不能懈怠。”

一群新人皆不可闻的叹了口长气。

 

“之后也不能。”高副主任又添一刀。

魏璎珞觉得就算她现在来一句‘你们生是急诊科的人,死是急诊科的鬼’,她都不会惊讶。

“大家别太紧张,互相简单熟悉一下,然后分组开始基础工作吧。”声音的主人是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的主治医师苏静好。她说完后便拉着高宁馨往流水区域走了。空气中飘来她轻柔的嗔怪“别还没工作呢你就把他们先吓死了。”

 

高宁馨叽叽咕咕的回了一句,听声音也不是什么好话。

 

剩下的两位是看上去对新人没什么关心,已经在翻看病历的是叶天士主治,他一旁个子小小背着手的吴书来主治。

 

说起其实大家都从紫大医学院出身,多多少少都相互认识。

 

这届来的除了璎珞明玉外,还有傅恒,紫大万千少女(除魏璎珞)外的梦;海兰察,傅恒基友;李玉,憨态可掬,魏璎珞目测会是他们组的搬患者担当。德胜,李玉基友。

 

简单招呼后,人群很快散开投入了工作。

 

魏璎珞掏出口罩戴上,深吸了一口气。 

 

“您好,哪儿不舒服?”

--------- 

候诊大厅的人从寥寥无几变成熙熙攘攘,又从熙熙攘攘变成寥寥可数。魏璎珞忙进忙出诊了一波又一波的病人,天色已暗。

这会儿又推进来个揪着自己胸口喘着粗气的患者。

“医生…我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呼…哈….” 病床上的男人一脸痛苦。

魏璎珞抬眼看了看他,心里叹了口气。这句话她光今天就听了不下八次了。通常这类可以行走,神志清醒,能够描述症状的在他们这只算第三优先,算不上危重病人。能说得出自己快不行的人,往往都还行。

一番诊治后,“您这是呼吸过度综合征,也就是缺氧导致的过度呼吸。不用太紧张,放轻松,尝试慢慢呼吸。”

那男人愁眉苦脸,“不行,医生,我觉得…我…要晕了。”

“…您不会晕的。” 没等他再开口,魏璎珞立马撕开针管包装,“这边给您做个血液检查。”

男人还在诶呦诶呦的叫。魏璎珞面无表情。

“护士马上安排给您吸氧,血检结果正常的话半小时后您就可以回家了。”

 

写完病历,她想着终于能偷空去找口吃的了,一个懒腰伸到一半就听到后面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

“璎珞跟我来。”富容音几乎是小跑着从她身边拂过。

“是!”

 --------- 

护士和急救人员推进来的床上躺着一个因为疼痛嚎哭的男孩,一旁跟着伤心欲绝哭天抢地的孩子妈语无伦斯的喊着孩子名字,凄惨的号啕引得一众病人和家属纷纷侧目。

“什么情况?”

“4岁男孩,一小时前在家中被热水烫伤了。”护士皱着眉答。

“家属处理过了吗?”

“冲了冷水。”

“先注射吗啡镇痛。”富容音边说边查看男孩被烫到的大腿。“孩子有点缺氧,璎珞先准备给氧。然后立即补液。”

“是。”

 

病床上男孩,病床后的家属,此起彼伏一刻不断的哭声刺的大家头皮发麻。

“珍珠,先安抚家属。”

“哦!”珍珠半拖半拉着家属离开了现场,众人耳边这才清净了些。

打完镇痛后,男孩状态稳定了些许。

“准备清创。”

“是。”


“你叫小志?”

富容音轻声细语,“现在还有点疼吧。”小男孩可怜巴巴的点点头,富容音跟着他也一起憋了瘪嘴。“没事,小志好好坚持一会的话,阿姨有小奖励哦。”

 

什么阿姨,明明是漂亮姐姐。魏璎珞脑子里没头没尾的蹦出这么一句。

 

 ---------  

富容音和魏璎珞一左一右,很快完成了清创和包扎。

 

“刚刚阿姨说了有小奖励对吧,猜猜是什么?” 小男孩摇摇头。“噔噔!”富容音从口袋掏出几颗水果糖。魏璎珞失笑。

 

“小志认真吸完氧就能吃喔。”  

看到他努力点了点头后,富容音头轻轻弯向一侧,莞尔一笑。

 

好像她笑得时候总会轻轻的歪一歪头呢,魏璎珞想。

---------  

向护士传完医嘱后,她跟着富容音离开了诊室。

“刚才做的很好。”

“嗯?”

“璎珞刚才很冷静,补液和清创也都做的很好。”富容音边说边掏着口袋,“所以也奖励你一颗。”说完拿起魏璎珞的手放了一颗糖。

肌肤相触的一秒,竟让魏璎珞有些愣神。她盯着手里的糖就那么看了几秒。

“谢谢主任。”笑意不自觉的爬到脸上。

“嗯。”

 --------- 

“诶,璎珞,你一个人笑什么呢?”

明玉从另一个诊室走来,边走边舒展着筋骨,“我快累死了。”

 

“没什么呀。”她边说边撕开水果糖的包装纸。

这糖一点也不甜。还是富主任的笑更甜。

 

她含着糖,这么想着,却还是笑得像个吃了糖餍足的小孩。 


.

.

Disclaimer:

不是学医的,所有急诊案例都来源于网络。

A/N:

没有写娴妃因为实在不知道名字怎么取。正常急诊组成人员要远比本文多,一般也都是男医生居多,奈何延禧里没几个男的,还都是大猪蹄子,所以还拿了李公公凑数。总之希望大家不要刻意在意医院方面的细节啦。有什么想看的梗也请留言吧。


评论(8)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