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别看了

【令后】现代AU <Dream or Reality> Ch.3 喜欢你的瞬间

.

Ch3.

 

魏璎珞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有占有欲的人。最近她却觉得自己的占有欲日日作祟。自从那天吃了富主任给的糖,她心里的贪得无厌开始慢慢酝酿。她暗中观察了好几天,想看看 富主任是不是也会给其他表现好的人糖吃。看样子是没有,魏璎珞暗自满意。可转念一想,成天给一群医生发糖吃也不合情理,那天的水果糖八成就是顺手给的。想到这魏璎珞心里陡然生出几分失望。她仔细一想,其实富容音对谁都是温柔无限。病患,同僚,下属,看谁的眼睛都总是含着笑。有时即使他们住院医做的不好,富主任也没说过一句重话。温良恭俭是她的武器,急诊科上上下下都对她毕恭毕敬。魏璎珞觉得富主任在急诊来回穿梭时都是带着茉莉花香的暖风的。

 

她想过干急诊日夜不分会累得七荤八素,想过会遇到无理取闹的患者会火冒三丈,想过无法挽救时的束手无策。疲惫,气结,失望都是她做好了准备的情绪。可她未曾想过富容音竟成了她精疲力竭日常的良药。她发现自己每每累到身心都麻木的时候,只要看一眼富主任就会莫名安心满足。富主任低头翻看病历的样子好看,富主任手插在白大褂里踱步的样子也好看,富主任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晶亮眼睛的样子也好看。

 

谁会不喜欢好看的人啊,魏璎珞想。

 

——————

 

食堂熙熙攘攘。富容音,苏静好和高宁馨一行三人端着餐盘找了个空桌坐了下来。这是她们偶尔才会有的能三人一块吃饭的机会。

三人边吃饭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话题兜兜转转最后落在了她们手下的住院医师身上。

“容音,你觉得他们里面你最看好谁?”苏静好问。

富容音拿筷子扒拉着一只鸡腿,没多加思索就答到:“魏璎珞吧。”

苏静好了然的点头,“嗯,聪明伶俐,手疾眼快,我看她还常常找你?”

高宁馨突然正色,夹了一筷子韭菜的手顿在半空:“富主任,你要小心这种人,爱献殷勤的人我可见多了,都没安好心思。” 

富容音笑道:“是你想多了,璎珞不是那样的人。她来找我也就是做点日常汇报。”

 

富容音说的半字不假,只要是她在医院,魏璎珞都会找她做些日常汇报。大到出诊遇到的突发情况,小到夜班没病找病的闲杂人等。魏璎珞每次都说的认认真真绘声绘色,好几次吐槽奇葩患者的时候逗的富容音忍不住笑,怕是已经丢了科主任的形象。不过富容音一点也不介意, 时间久了反倒每天隐隐期待魏璎珞敲响她的办公室门,和每次喊她主任时有力的声音和亮晶晶的小狗眼睛。

 

.

 

“叩叩叩” 门边探出一只毛绒绒的脑袋。“主任?”

富容音看了嘴角染上不自觉的笑意。”璎珞,进来吧。”


_______


 

“今天就是这样,严重的都已经转专科了,留观的都很稳定。”

“好,那我可以下班了?”富容音忍着笑意打趣的问。

这一问倒一下让魏璎珞变得窘迫,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回答,“主..主任,我..”

富容音看魏璎珞微微发红的脸,实在憋不住,噗嗤的笑了出来。“开玩笑。”

魏璎珞这才敢抬起头,见富容音一脸揶揄,委屈巴巴的嗔道,“主任——“

这一声突如其来的撒娇一下吓得俩人都愣了一下。

魏璎珞:等等??我刚刚这是什么声音?我对主任撒娇了??

富容音:什么啊….居然这么可爱…

 

趁着空气还没凝固,魏璎珞赶紧清了清嗓子,“那,主任下班路上小心。”

“好。” 富容音说着起身开始收拾东西。

魏璎珞转身要出门,走到门边停了下来,她偷偷做了个深呼吸然后小心翼翼的回过头,轻声的问:“主任不介意我每天来找您吧。”

富容音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心底生出几分温柔,“当然不介意。”

魏璎珞松下一口自己都不知何时吊着的气,笑得轻松。“主任明早见!”

“嗯。”

 

刚才有那么一瞬,魏璎珞是真的以为自己惹得富主任烦了。她从来不是讨好型人格,只是遇到了富容音,禁不住的想靠近。不知为何,‘被富容音嫌弃’的这个想法光是脑袋里想想就让她心里发紧。

_______

 

夜班。

魏璎珞常常想,急诊科怕不是个动物世界,一到晚上,就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都冒了出来。这会儿急诊厅吵吵嚷嚷的进来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男人,酩酊大醉,一身酒气。夜班大家最烦莫过于这类不受控制的病患。这人一路走一路绊,身上的酒气冲天,几个小护士嫌恶的捂起鼻子。

“医生,我要打破伤风。” 虽然明显是醉了酒,这人的意识倒还算清醒。说着他一扯裤管,露出的小腿上血迹斑斑。

“患者你好,怎么回事?”

“铁钉扎腿上了,我要打破伤风!” 他语气烦躁,极不耐烦。

魏璎珞暗叹,今晚她是没的好过了。

“好的患者,我们先安排您做个皮试。”

这人念念叨叨的跟着护士走了,刺鼻的酒味随着动作隔着口罩钻入魏璎珞鼻子里。她盯着那人背影看,看到这人身穿的是联防制服,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没一会儿,魏璎珞听到哐当一声巨响,她连忙跑了过去。

“怎么了?”

 只见刚才那男人红着脖子大声的叫骂着,边骂边拍着桌子。

护士也气,不说话,把测验单哗的递到魏璎珞手里,她一看,强阳性。

“都说了吗?”她问护士。

“都说了。”

 

“患者,这里是医院,请你冷静一下。”魏璎珞厉声。

那人又嗙的狠拍一下桌子,“是医院还有不救人的道理?!”

“患者,护士都跟您解释了,您皮试呈强阳性,对抗毒素过敏,不过敏的药明天白天门诊才能开。”

“你们这什么破医院?!”他吼声不减,反而越来越大。震得魏璎珞神经突突的跳。“我现在就是要打针!“

“患者,请您理解,现在给您打过敏的药有生命危险,您再等几个小时门诊上班我们就给你打不过敏的完全来得及。”

魏璎珞越冷静,反而惹得那人更猖狂。他一蹬脚,竟把边上一张空治疗车踢翻在地,顿时一声哐当巨响,四下一阵吸气声。魏璎珞本来就被颠三倒四的排班累的不行,看到这一幕心里的火苗蹭蹭的窜上头。她一步上前,一掌拍在桌上,“啪!”

“我们医院只救人,要送死到别的地方去,滚!”说完扭头对着护士,“叫保安!”

护士刚才没吓着,听了魏璎珞那一声滚倒吓得哆哆嗦嗦了,她还没见过敢这么跟患者说话的住院医师。哆嗦着手叫了保安。

那人倒是愣住了,也许是没料到眼前这个瘦的风一吹能刮走的女医生居然有这样的胆子。他楞了几秒又反应过来,指着魏璎珞鼻子就骂,“你居然敢这么跟病人说话?!我这可是工伤!你们院长呢!我要见你们院长!”

魏璎珞白眼一翻,大半夜的还想见院长?我想见个主任都见不到呢。

她见他没有消停的意思,摘下口罩,冷哼一声,还确保哼的够响要让那人听见。

“工伤是吧?那您刚才是在执勤吧?”魏璎珞两手抱在胸前,声音不疾不徐。

没等他开口,魏璎珞接着说,“工作期间,您还喝的烂醉,我没说错吧?”

刚才还膨胀的要上天的人一下子没了脾气,支支吾吾道:“你…你!”

“我什么我?你想见院长?我还想见你们队长呢!你现在就带我见你们队长啊,看看他怎么管执勤期间喝酒的人!”魏璎珞边说边朝着他进了一步。

那人慌了神,啐了一声,憋红了脸一步一拐的走了。


看到那人离开,魏璎珞终于松了口气,疲惫突然袭来。一看表是到了换班的时候了,她疲惫不堪的朝护士摆了摆手,也没管小护士一脸崇拜的眼神,找了休息室一张空床就草草的睡下了。

 

_______


“璎珞,璎珞?”

她是被摇醒的。浑身酸痛,魏璎珞哼哼唧唧的从单人床坐了起来。

窗外投进的阳光有些刺眼,她揉了好一会儿眼睛,揉的眼睛都出了几滴泪水,才看清来人。

富容音站在床边微微笑着,很有耐心的看着魏璎珞起床。

“唔…主任。”她突然心情很好,睁眼就看到富容音的脸,她说不出来的的高兴。高兴得她边伸懒腰边嘿嘿的笑了一声。

富容音觉得好笑,“你笑什么?”

“嗯…没什么。” 

“昨天晚上的事我听护士说了。”

“哦?” 魏璎珞突然有一丝紧张。

“做得好。”下一秒她听到富容音说。“以后不论什么情况,都以患者人身安全为第一,碰到无理取闹的,及时叫保安,以后也要这样。”

“嗯。知道了。” 她点点头,“那我昨晚做的好吧?”

“嗯。”

“那主任给我什么奖励?”

“奖励?”

“上次我做的好,主任不是给了我一颗糖吗?”魏璎珞歪着头问。

富容音噗嗤一声,两手一掏口袋, “怎么办呢,现在没糖了。璎珞想要什么?”

魏璎珞没想到富主任顺着她的玩笑开。

她定定的看着富容音,清晨金黄色的阳光打在她的侧脸,她眼睛满是温柔,一片暖意。

魏璎珞突然觉得自己陷入澡泽,毫无办法,她叹了一口气,用轻不可闻的声音说,

 

“我可以喜欢主任吗?”


.

.

.

A/N:

生活不易,只想吃糖。这篇真的憋了很久。纠结了很久怎么开展双箭头...

后面步入正轨以后只想发糖。

评论(23)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