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你别看了

【令后】现代AU <Dream or Reality> Ch.4 能不能看着我

富容音这几天饭吃不香,觉睡不稳,仅凭着高度的自我要求才没让自己的心乱影响到急诊的工作。但只要脑子一得空,就会不听她指挥反复回放那日魏璎珞问她话的那一幕。

这会儿她刚解决完一个病人,刚有喝口水的功夫,脑海又浮现出那天的场景。

 

上一秒她还开着小玩笑,下一秒就听到魏璎珞说:我可以喜欢主任吗。轻言细语的一句,却每个字都撞进了富容音耳朵里。她一下子怔的不知作何表情,刚才玩笑时的微笑还挂在脸上,她也不知道该卸不该卸。

魏璎珞就这么定定的看着自己,眼神丝毫不躲闪。富容音倒被她看慌了,眼神转去别处,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她读了那么多年书,这一刻是一句回答的话都想不出来。

“嗯…”一句话没说完,口袋里的手机震了起来。她匆匆的冲着魏璎珞摇了摇手机,接起电话就便走出了休息室。

 

不了了之。

 

富容音想到这就有些懊恼,鼓着嘴漱了漱口。她懊恼怎么一个小孩的一句话就让她乱了方寸,更懊恼自己那天一句话都憋不出的样子。虽然有电话作为借口,但就这么把魏璎珞晾在那,她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

魏璎珞已经三天没来找她了。这三天富容音每天都在想那句话。喜欢…是哪种喜欢?是下属对上司,是学生对导师,是同僚之间,是朋友之间,还是…她没敢往下想,脸上却已经微微发烫。富容音更懊恼了,拿起水瓶又灌了几口水。

 

“容音…你还好吧?” 一旁的苏静好有些担忧的问。

“嗯?我没事。”

“你这两天怎么喝这么多水?脸怎么还红了?”边说边抬手给富容音扇风。

富容音看她啪嗒啪嗒扇的很是努力,失笑道,“你别瞎担心。”说着握住了苏静好的手腕。

 

不远的一边,魏璎珞悉数看尽。即便知道富容音对谁都温柔,她还是看出了她跟苏静好笑里的熟稔,动作里的亲密。她喉咙发紧,只能移开眼。

 

“魏璎珞,集中。”高宁馨看着魏璎珞魂不守舍的样子挑起了眉。“这床的血常规结果呢?”

“哦,这儿呢。”魏璎珞声音有气无力。

高宁馨顺着她回头的方向望了一眼,眉毛挑的更高了。


 ——————


其实魏璎珞都不知道自己在丧气什么。那天刚睡醒精神混沌,跑到嘴边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说了就晚了,她也不后悔,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不过富主任移开了眼,也没回答。没有回答,魏璎珞便不知道怎么单独面对富容音了。

这几天除了查房的时候,她们之间没有其它交流。她确保所有工作都一丝不苟,查房时有问必答,万无一失。工作时富容音没有多余的话,魏璎珞看不透她的心思。刚才看到的一幕更让她心里发涩了。看来自己的话是被当做了儿戏。

 

泄了气的魏璎珞觉得今天的急诊科更是累人,好不容易捱到了凌晨,科内渐渐安静下来。明玉看着她恹恹的小脸实在可怜,猜到她多半又忘记吃饭,便让她去吃点东西。

魏璎珞在小卖部买了面包,去自助机接了杯热咖啡,随意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就把面包囫囵吞下。饱腹带来的困意很快袭来,她实在累的抬不起眼,给自己定了20分钟的闹钟以后就歪着脑袋沉沉的睡去。

 

医院里有成百上千个摄像头。也许没人会注意屏幕里一个小小的住院医在凌晨时分无人的取药等候区的排椅在小憩。过了一会儿路过另一个医生,她看到排椅上熟睡的人停下了脚步,看了一会儿后又抬起手探了探头顶直上方冷气的风口。

路过的那医生匆匆消失在画面里。过了一会儿手里拿了件衣服再次出现,她轻轻的把衣服盖在了睡着的人身上。画面不过短短几分钟,很快消逝在漫长的夜晚里,谁也没有看到。

 

“嗡—— ”手机准时开始震动,魏璎珞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身上的衣服掉在了地上。她吓了一跳,不知道这陌生的衣服从何而来。愣了几刻才弯腰去拿,是一件毛衣。她仔细一瞧也没想起来衣服是谁的,就在她的脑洞要往奇怪方向开展的时候,突然捕捉到一丝极淡的花香。她小心翼翼的凑近一问,是茉莉的香气。

 

脑子里炸开了烟花。

 

明玉再看到璎珞时,就见她满面春风,朝气蓬勃。她满头问号,怎么才30分钟璎珞就跟充了8小时电一样活力四射了。

 

—————————— 

 

破晓时分,打破急诊科秩序的是被一行人撞开的急诊室门。平板车上的病人大声呼痛,推着车的医务脚步飞快,跟在后头的家属哭天抢地。魏璎珞跟在值班的叶医生和几个护士一道冲了上去。

“什么情况?”

“45岁男性,胸痛已经两小时了,有高血压病史。”

“来,准备移床,一,二,三!”

病床上的男人浑身冒汗,剧烈的疼痛使得他情绪焦躁,词不达意。魏璎珞叫了他几声都得不到准确的回答。从他断断续续的嘶吼里听出他胸背部有撕裂般的痛感。

“叶医生,血压250/130,情况不乐观。”一边的护士说到。

“先排除心肌梗死,魏医生,带病人先做一个肝胆脾胰彩超和腹主动脉显影。”

“是。”

魏璎珞拿到的结果并不乐观。前者没有异常,后者显影却并不清楚。难道是主动脉夹层?不安在她内心滋生开来。回到抢救床边,叶天士已经给患者打了止痛,降低了血压。他看了魏璎珞拿回来的结果,表情沉了几分,“赶紧拉去CT做血管造影吧,是主动脉夹层。” 魏璎珞一听,嘴里发干,她的推断没错。 造影结果一看,患者的夹层从主动脉根部一直撕裂到髂总动脉,心包已经积血。

“先拉回病房,护士,呼一下富主任,快!” 叶天士语气急促起来。魏璎珞听得到自己心脏砰砰作响。A型夹层极度危险,随时可能引发猝死。拉到病房外时,几位家属冲上前来,叶天士指挥魏璎珞让她告知家属病情的危险。

魏璎珞攥紧了拳头,这一刻她宁可待在病房里抢救,也不想看着家属的发红的眼睛告诉他们做好准备。可这是她的工作之一。

站在她眼前的是一对头发花白的夫妇和一个中年女人。三个人的手紧牵在一起,望着她的眼神里是恐惧又是希望,担忧又迫切。魏璎珞吞咽了一下,刚要开口,富容音赶到病房,只是深深望了她一眼。

“大夫,我丈夫怎么样?”那中年女人颤巍巍的问。

“您好,王先生是主动脉夹层,情况不是很乐观,但我们医生在会诊想进一步的治疗方案。”

 

等她返到病房,富主任已经在和叶医生讨论了。她还没来得及走近,本来只是呻吟着的患者突然嚎叫起来, 魏璎珞吓得心脏一紧。

不过顷刻之间,心电监护上的血压从屏幕上消失,等魏璎珞冲上去看时,患者的脸已经变成紫色。

她心里警铃大响。血管破裂,必死无疑。

她想此刻病房里所有的人心里都知道了这个答案。不过她只听到富容音冷静的声音。“护士,肌注肾上腺素,魏医生,补液升压。” 

“是!”

魏璎珞憋着一口气,强压着心里满满扩张的恐惧操作着。一切都在她眼里成了慢动作,

富主任做了气管插管,叶医生一下一下的胸外心脏按压。护士不断跑出门去通知家属。

 

到最后,她耳边只能听到那漫长冷漠的滴声。

 

叶医生因为刚才的按压喘着粗气,半晌后也只能沉沉的叹了一口长气。

魏璎珞只是傻眼,她在脑海里排演过无数次的“医生的第一次”, 就这么没有预警的在十几分钟发生。她没想到活生生的一条生命在一屋子医生面前死去会给她带来这么大的冲击。她有些慌张的低下头,不敢对上富容音投来的目光。

—————————— 

富容音在自己办公室边发现了魏璎珞。小小的一只,一动不动的蹲着门边。

富容音走到她跟前,没有说话站着等她。可等了好一会儿魏璎珞也没抬起头,也不出声。

“璎珞,能不能看着我?”

魏璎珞慢慢的抬起头,眼眶发红。她叹了一口气,开了办公室的门,“进来。”

 

“刚才的案例特殊,送得又不够及时,能做的我们都做了。“ 富容音靠着办公桌,用很轻的声音说道。

“嗯,我知道。” 

“这是你的第一次,我能理解。” 

 

她们站的很近,富容音低声说话的时候嗓音带着的几丝沙哑魏璎珞听得一清二楚。她突然鼻子一酸,本来发热的眼眶充满了氤氲。她那些反复练习的坚强在富容音这竟是那么不堪一击。

“我知道…我就是觉得…”

“觉得自己很没用?“

心里的话被道破的一刻,魏璎珞的眼泪溢出眼眶。她说不出话,只能点点头。

“怎么会呢?璎珞是很好的医生。”她抬手抚去了她脸颊上的一滴泪。

魏璎珞隔着眼里的水汽看向她,富容音只是淡淡的笑,眉眼温柔。

 

魏璎珞就这么看着她,觉得自己要疯了。她咬了咬嘴唇,轻轻的张开了手臂,用闷闷的声音唤了声,“主任。”

富容音莞尔,她掉着眼泪求拥抱的样子自己不知如何拒绝,她轻叹着上前一步,把魏璎珞拉近怀里。

魏璎珞把下巴放在她肩上,认真的嗅着带着温度的茉莉香气。

 

“你以后会是很好的医生,也会懂得怎么面对死亡。”

“我要等到什么时候?”

“等到你足够强大的时候。”

 

富容音刚要放下放在魏璎珞后背的手时,衣角被轻轻拉住。

 

“姐姐。” 她听到魏璎珞在耳边这么唤她,声音细微暧昧。然后一只手绕上她的腰间。

富容音怔在原地。

魏璎珞把脸埋在她颈间,用鼻子蹭了蹭,“姐姐为什么给我披衣服?”


.

.

.

.

.

.

A/N:

夭寿啦!小魏撩姐啦!

-我保证(尽力)下一章开始步入正轨,再写案例我要憋死了。

-个人觉得年龄差cp叫姐姐这样的称谓比较带感。当然后面也会安排叫名字。

-每次甜的都在最后辛苦各位了

-请多多评论叭!


评论(9)

热度(116)